送貨地址:

尋找古六大茶山:亞諾,攸樂茶的核心產區

時間:2019-12-12
分享給朋友:          

我們去攸樂,是從勐臘縣的基地出發,中途經景洪市區——攸樂茶山是古六大茶山中唯一不隸屬于勐臘縣、而隸屬于景洪市的古茶山,沿途的村寨明顯比勐臘縣古茶山的要多,這或許是靠近市區、交通條件較好的一個側證。


到達攸樂茶山亞諾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30我們尋訪的主人是亞諾村種植茶葉規模較大的茶農洪濤,他們家的場地極大,所以茶葉初制所也比普通的茶農家的要大很多,并且有斗記的品牌橫幅,提示這里也是斗記茶葉的基地。


洪濤介紹說亞諾村實際有2000多畝茶園,但按合同只有1000多畝,是攸樂茶山茶園最多的一個村,且比其他村寨要集中。這里有400多年的種茶歷史,但在這之前,就已經有人在做茶。


洪濤現在以種茶、做茶為生,之前干了很多行業,做過生意,也跑過運輸,還曾是獸醫,甚至還搞過養殖;現在,他還在大勐龍養吃貨界受寵的小龍蝦。2003年,洪濤和幾個朋友共同投資現在的這個初制所做茶葉,總共五個人,另外四個人出資作為股東,而他則出力、做茶,最后的考核標準即出茶葉。2005年,他和斗記茶葉合作,距今已有13年的合作。


這里的茶園管理也相對簡單,每年管理三次,五六月份的時候用刀除草,八九月份的時候再用刀除草,入冬的時候不但除草,還要給茶樹松土。洪濤說這里古茶樹死亡的比較多,很大一個原因是大樹倒下來把古樹茶壓死了,但他認為雷擊是導致古茶樹死亡的最大的原因,他自己的最大的一棵古茶樹被雷擊中,導致周圍死了30多棵茶樹;太老、蟲害帶來的空心也會導致古茶樹死亡,他認為易武落水洞茶王樹的死亡很正常,“老死的”。但這些都不是他目前最擔心的,他現在最害怕的是山體塌方或滑坡,如果出現這個情況會導致茶園整塊消失,而他自己家現在就有一塊茶園出現裂縫,但束手無策,只能干著急。


洪濤介紹說這里劃分茶樹等級的一個標準就是測量直徑,直徑超過20厘米的是一類茶樹,小于20厘米的是二類茶樹,但頗受外界追捧的單株古樹茶都被會斗記收購。這里的很多古茶樹都被矮化過,沒有矮化過的古茶樹能夠長到10多米高。


可能是源于他對自然界的觀察,在種茶這個環節,他更喜歡自己直接種茶籽,說這樣茶樹的“生命力更強”。2007年、2008年,他以70元一公斤的價格買回來老班章古茶樹的茶籽,但最后收獲的茶葉,其味道和基諾山的茶樹品種一樣,“沒有老班章的香”。他說紅葉子屬于變異茶,發出來的茶芽是紅色的,但炒出來后是普通的茶,亞諾這里更多的是大葉種茶。這與環境有關,與茶樹需要的土壤、氣候有關,這里的共生植物很多,有桂花樹、毛毛果(音譯)、野芒果,但多依樹死掉了。


攸樂茶山即現在的基諾山,基本是基諾族,但也有通過通婚進來的布朗族、漢族、哈尼族、傣族等。整個基諾山鄉有40多個寨子,亞諾村有129戶人家、420多人,每年都能出一兩個大學生,畢業后基本都回來做茶;附近的小普希人口則少得多。


而亞諾村也是在1967年才搬遷到這里的,以前是老寨,現在沒有人住在那里了,但還保留著昔日加工茶葉的遺址。遺址上的過去也很輝煌,房子比較大,一棟房子能住100多人;房子是當時的清朝官兵修建的,幾天內就建好了,現在還有石墩等遺跡。


20世紀的2040年代,附近的茶馬古道依然喧鬧,從基諾山到易武,馬幫不絕;現在,茶馬古道寂靜下來,只有尋舊時光的人偶爾會出現,會探秘。


而亞諾人,則喜歡喝老帕卡(老黃片),不但喝,還喜歡吃茶水泡飯。有老人的地方就有包燒茶,鮮葉包燒后曬干,不揉捻,用竹籮裝起來掛在火塘邊的上方,這樣不會發霉;包燒鮮葉最好用董棕葉——他們認為是專門包茶用的,而芭蕉葉則用來包肉、包菜。外界比較好奇的涼拌茶,亞諾這里依然保留著,但關鍵是看調料,尤其是螞蟻蛋,不知道螞蟻蛋在齒間破裂的那瞬間是怎樣的感覺,我自己并不敢嘗試,我對攸樂茶的興趣更大些。




文章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郵 箱: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
 

? 2005-2019 51普洱茶網版權所有
云南網警ICP備案 53011103402016號  滇ICP備12004999號 51普洱營業執照
運營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號云南康樂茶文化城16幢15號

ag成都在刺激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