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貨地址:

吹捧你的茶天下第一,只需這幾個步驟!

時間:2019-08-08
分享給朋友:          

每一個寫作者都曾發愁:該去哪兒尋覓一個好故事?于是,他們跋山涉水,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從現代都市到原始密林,力圖嗅到一絲“好故事”的蹤跡。但這樣的付出往往得不償失,讀者永遠不愿輕易買賬。

 

雄心壯志的寫作者忽略了一條藝術綱領:藝術創作需要從群眾中來,再到群眾中去,善于觀察生活的人民群眾永遠是杰出藝術品的創造者。如果你至今苦于尋不到一個能被廣泛傳誦的好故事,我真誠地建議你:


到茶城去,到賣茶小妹中去。


賣茶小妹(tea girl),是指在茶店空間內負責日常銷售、店鋪運營及茶藝接待的女性工作者,她可能是雇主,也可能是員工。當然,也有不少茶店的銷售人員是男性,但消費者對茶藝師的想象往往是長裙飄飄,恬靜儒雅的溫婉女子,為方便討論,本研究以賣茶小妹為分析對象。

 

去茶店喝茶,又稱“商業吹捧我的茶如何獨樹一幟天下第一分享會”,簡稱故事會(story-telling party)。

 

當燒水壺中的農夫山泉涌出熱氣,茶葉已置于茶則之中,一個老練的茶客明白,糾葛了人類欲望和權力,探險者對寶藏的追尋以及那些美好的愛情傳奇,將在他的面前如畫幕般徐徐展開。


1996春晚小品《打工奇遇》,趙麗蓉扮演的打工阿姨成功瓦解由黑心商家(鞏漢林飾)所塑造的消費主義敘事,抒發了在經濟變革年代,廣大人民群眾對消費傳奇故事的厭惡與反感,開風氣之先。

 

對于從不喝茶的人來說,茶首先是溝通的媒介,普通人無法僅僅把品茶作為參與茶局的目的。在泡茶、斟茶、品茶的間隙,紋路縱橫交錯的茶桌之上,必定需要一個又一個故事,緩解尷尬,擊退冷場。

 

如果某次茶局的話語權力被牢牢掌控在賣茶小妹的手中,你所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思緒跟隨小妹的講述,越過千山萬水,橫穿原始叢林;或在已被小妹存放若干年,早已發黑的“老茶”指引下,與80年代甚至100年前的人民群眾為伴,盡力想象他們的生活,追憶無法經歷的舊時光(old time)。

如果這塊“值得收藏”的黑茶還可以喝的話,我一定果斷買下,好去體驗50年代建設社會主義事業如火如荼的時光印記(前圖來源:閑魚,后圖:布萊恩·布瑞克上世紀50年代拍攝作品)

 

德國學者科爾勒(J. K·hler)將重復出現的故事套路稱之為母題(Motif),通常來說,賣茶小妹的故事由三種母題組成:

 

神秘來源說深得人類神話中“創世”故事的精髓,此母題多見于高價茶的敘事策略。一切存在物,以茶為例,先不必關注它當下的口感如何、保存是否得當,我們先來聊聊它是從哪兒來的。

 

神秘來源說的故事框架有很多,最常見的說法是,哥們我和老班章/冰島的村長熟得不行,別人家的老班章/冰島真假我不知道,但我這個絕對是真的(說完不忘放幾張自己和某村長的合影)。


某茶界大佬微博截圖,樸實無華的攝影風格加上關鍵人物村長在平面中的在場,有成為爆款的潛質。只可惜該大佬只是去做調研,并非賣茶。

 

進階版本:朋友的朋友早年是沿海富商,資金充裕時屯了不少茶葉,這幾年企業發展狀況不好,急出一批茶,你可算是撿大漏了。

 

高階版本:我家祖上在幾個老字號的茶廠里當差,這提茶是當傳家寶的,至于價格嘛,可以參考近兩年日本和香港拍賣的普洱老字號茶餅。


大金牙(夏雨飾)在電影《尋龍決》中將古董商人插科打諢、通曉古今的說書技藝發揮得淋漓精致,奮力向洋人推銷自己的寶貝。

 

此類故事一定要強調老茶來源的不可證偽,在充分借鑒古董行業敘事體系之后,越神秘,越不可描述,甚至越敏感的來源,加上家道中落、行業起伏等敘事單元在感情上的烘托,足夠讓人墜入云里霧里,驚嘆連連。



尋寶說的精髓可用一句話來表述有一個地方只有我知道。

 

在文學和電影作品中,關于尋寶主題的故事十分豐富,從金庸小說中張無忌在逆境中偶得《九陽真經》,到好萊塢大片中的《古墓麗影》、《國家寶藏》等,都有體現。

 

而茶界的尋寶故事還深得陶淵明老人家的真傳,甚至敘述的順序都基本相同:


南宋陳居中桃源仙居圖卷

 

我做茶很多年了,經常跑茶山(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有一次到某山頭收出春茶,無意間走到一個人跡罕至的寨子(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大片的茶樹,環境極美,在手機地圖上查不到這是哪兒,(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這兒的少數民族做的茶都是自產自銷,還沒拿到市場上,我決定好好和他們聊一聊合作(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于是就有了你面前的這款私房茶,地點嘛,我就要保密了,嘻嘻。

最后介紹一下最高段位的賣茶母題:英雄成長說。此種母題影響力之廣,殺傷力之大,再無其他茶局故事能及。且此類故事非一般賣茶小妹能駕馭,必須有一定表達能力,氣質尚佳,舉止得體,且人生閱歷豐富才可。

 

在英雄成長的故事中,賣茶者自己就是故事的主人公(英文中的hero也有主角之意),他們一般有不堪回首甚至充滿悔恨的過往——直到遇到了茶。




主人公從茶中學會了包容、靜心、淡泊、從容等等眾多人類社群中極其優秀的品質,面對生活的態度也因此變得更加積極、陽光和美麗。故事有時會摻雜愛恨情仇,很可能還有靈修體驗,打坐悟禪等等眾多不可證偽(Unfalsifiable)的玄學哲理。

 

不過人家把自己的人生都講給你聽了,你這茶到底是要買還是不買?

本文不去探討故事的真與假。

 

故事并非是由創作者一手打造,當聽眾在聽小妹娓娓道來時,聽眾自己也在對故事進行分析、解讀、想象、創造,所以故事是創造者和聽眾的合謀,并非創作者的獨享。


馬男波杰克已經看穿一切

 

我們更需要關注的是:為何賣茶小妹的故事如此相似?賣茶小妹又為何那么喜歡講故事?

 

十九世紀初期,俄國民俗學家普洛普在對俄國100多個民間故事研究之后發現,其中存在大量相同的元素,區別只在于不同故事選擇了不同元素進行組合。

 

之所以有那么多相同的元素重復出現,W·格林認為“兩個故事存在相似性......部分原因是對那些共同事件的相似編造。在此基礎上,W·格林承認故事確實有傳播性,比如一個非洲部落的故事,被傳誦到北美,同樣的故事架構下,多了一絲北美民族的風土韻味。

 

但W·格林同時提出:共同事件更像是一口沒人知道多深的井,“每個人都會根據自己的需要去汲取。”

 

回到我們一開始提出的問題,賣茶小妹的故事之所以如此相似,刨除那些口口相傳,然后造假為“自己的故事”的情況,剩下的情況很可能是:大部分茶人都在經歷共同的事件。

比如,可能大部分親自到茶山的茶人都會和當地的村長保持良好的私人關系(神秘來源說);又比如,隨著茶山交通的改善,一些小眾產區被陸續發現(尋寶說);而茶附著的文化屬性,也確實吸納了一大撥粉絲去“格物致知”(英雄成長說)。

 

借用C·賴特·米爾斯話來說,大部分人在遭遇某個事件時,只把其當做個體問題處理,而沒想到有更多的人在經歷一模一樣的事件。隨著茶行業的崛起和茶人圈子的擴大,在這個有著狹窄邊界的社會空間中,每個人都想獨樹一幟,但忽略了千篇一律才是生活的本質,而那些不斷標榜自己獨一無二的人,只是不愿承認本質的存在罷了。

外賣小哥與賣茶小妹的愛情故事,現代版梁山伯與祝英臺

 

微博、微信和直播軟件的發展,讓互聯網中的“賣茶小妹”變成套路詐騙的代名詞。當一個賣茶小妹“無意”添加你的微信之后,一個“富家女一氣之下放棄家業,回老家幫爺爺賣茶”的故事撲面而來。

 

賣茶小妹為什么那么喜歡講故事,好好賣茶不行嗎?

 

人們通常通過消費某個品牌,證明自己屬于某個階級,這是奢侈品在現代社會被追捧的一大原因。但到了茶葉上,作為一個小資階級,我該如何證明我消費的茶是高端茶呢?

 

茶葉市場魚龍混雜,既沒有特別突出且直觀的優劣評價體系,也沒有透明的交易價格,在琳瑯滿目的老班章、麻黑熟茶面前,你該如何在最短時間內向普通消費者證明自己的茶是好茶?

 

這其中,故事必不可少。故事趣味性高,且成本很低,能在最短時間內為一餅茶背書。

 

另一方面,茶葉交易與熟人文化的關系密不可分。試想,當一個對玉石完全不了解的人想要購買一個手鐲,他會和熟人買還是直接去大街上挑選?茶葉同理。勸服一個完全不了解行業術語的小白做出購買行為,故事淺顯易懂,說服成本低,并且小白可以把該故事添油加醋再度傳播,何樂而不為?

 

講故事是人類的本性,任何商品都無法脫離開故事而存在。即便賣茶小妹在喝茶時一個故事都沒和你說,但茶店的環境、泡茶使用的紫砂壺和桌上的主人杯,不都在“講故事”嗎?

 

至于聽了故事后到底要不要買茶,講真,你開心就好。

參考文獻

[1] 斯蒂·湯普森,世界民間故事分類學[M].鄭海燕等,譯.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91.

[2] A.J.格雷馬斯.論意義[M].吳泓渺馮學俊,譯.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2005.

[3] 吳光正.中國古代小說的原型與母題[M].北京:社科文獻出版社,2002.

[4]陳力丹.文學的敘事和“母題”[J].東南傳播,2016年第9


文章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郵 箱: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
 

? 2005-2019 51普洱茶網版權所有
云南網警ICP備案 53011103402016號  滇ICP備12004999號 51普洱營業執照
運營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號云南康樂茶文化城16幢15號

ag成都在刺激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