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貨地址:

景邁山小史:因茶而改寫,因茶而鮮活

時間:2019-06-25
分享給朋友:          

我一直沒搞清楚,在景邁世家,到底是周子文當家,還是刀玉當家,感覺都是,又感覺都不是,就像我一直沒搞清楚我自己是如何在景邁山的大山里轉來轉去,最后是如何到達芒埂村的一樣——山路差不多,彎道差不多,云霧差不多,外面的森林也差不多,可是,走著走著就到了;景邁山的歷史也如此,從久遠的金鹿指引景邁山先民到這片風水寶地開始,人們世代安居樂業,漸成今天的景邁山,他們熟悉這里的一村一寨、一草一木,他們,也因茶葉這些年的行情上漲,改寫著景邁山的歷史。 



芒埂村


烤肉香,酒糟味,七樹花

我們去的時候(1月8日)盡管是冬季,可絲毫不見景邁人厚厚的冬裝,倒是周子文家的烤肉香老遠就飄散過來,淅淅瀝瀝的雨也不能讓其淡去,反而讓我們更加專注于聞香識景邁山的日常。



景邁山特色烤肉


而酒糟味也如烤肉香一般,隱隱襲來,釀酒人家距離寨心遠了點,所以酒糟味淡了點,但終究能聞到。雖然這里的人們以種茶為主、做茶為生,經濟來源也只有茶葉,但也種玉米,刀玉說,種玉米是因為不愿意浪費可耕的土地,哪怕能喂雞也好,并且玉米還能釀酒、酒糟還能喂豬,何況,能換一點也好,即使有錢,也不會糟蹋錢財,景邁人懂得珍惜財富,這里很少有賭博的人,基本沒有聽說過吸毒的人。


但在我看來,這完全就是一條良性循環之路,有好茶喝,有純糧的自釀酒喝,有生態的雞肉、豬肉吃,既解決了茶農家的部分食材問題,也解決了招待客商的問題,如此好事,實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關鍵是,這些非常入味,有景邁山的傳統之味,夠地道,就像景邁世家的景邁山茶一樣。



景邁世家的茶餐


周子文家不遠處,有一棵很特別的大樹,這棵大樹上長了其他不同的樹,會開很多種花,實際上是七種樹,但生長于一棵樹上,還是讓人驚訝。芒梗寨子是傣族,傣族人認為,每個寨子都有一個寨主。




而這棵神奇的樹與芒埂人的寨主息息相關,前幾年,這棵樹倒了,后來寨主也死了。他們認為大樹一倒、寨主就走了;因為寨主是要傳給成雙成對的人,老寨主的兒子的媳婦去世的早,所以后來寨主就傳給了老寨主的女婿。他們認為,死了老婆的人不太好(這里的“好”,有多種意思,但總的來說,就是寓意美好、吉祥),不能成為寨主,并且傳男不傳女,所以寨主人選落在了老寨主的女婿上。


而這棵神奇的大樹下,有一口神泉,一直都打不干。過去,在沒有自來水的時候,這口神泉能滿足整個寨子的飲食用水。另外一口井,距離芒埂也不算遠,有600米左右,但倘若要滿足日常的生活用水,每天依然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往返于這口井和寨子。好在,2001年左右,芒埂通自來水了。




坐在周子文家的三樓茶室,就能看到芒埂舊時的池塘,而過去的時光也在雨滴中一邊模糊一邊清晰。20世紀80年代,整個寨子只有三四十戶人家;那時,人們趕著牛群從外面回來寨子,第一件事就是把牛趕下池塘,人也跳進池塘玩耍,享受清泉的清涼與樂趣,這是周子文念念不忘的童年時光。也是那時,男孩子會直接光著身子跳進池塘里玩耍,而女孩子則會用傣族的筒裙將身體圍起來洗澡。后來因為修路,遇到雨水天,雨水把泥漿帶到池塘里,水變得渾濁起來;而過去的那份記憶,也只能停留在記憶里。


 

茶價,挑逗著人們的神經

外界的人關注著景邁山茶葉,更關注著景邁山茶價,但讓人們放心的是,景邁山茶價與景邁山茶葉一樣,都比較穩定,茶葉的品質穩定,茶葉的價格也相對穩定,屬于穩步提升,與版納某些異軍突起的小產區價格相比,景邁山顯得溫和多了。



刀玉和茶友在大平掌古茶園


20世紀90年代初,景邁山鮮葉價格是5毛錢一斤(單斤,即市斤),干毛茶是2.8—3元一公斤;1994—1995年,干毛茶上漲到4—5元一公斤;2000年,干毛茶上漲至幾十元一公斤;2005—2006年,干毛茶繼續上漲,到120元一公斤;2007年上半年,普洱茶行情暴漲,干毛茶高達600—700元一公斤,但下半年暴跌到80元一公斤,雖然后來抬升到120元一公斤,但這個過山車式的斷崖式暴跌,讓當時的周子文虧損了200萬左右,著急也沒有用,虧到他懷疑人生,幾乎動搖了繼續做茶的信念。在當時,整個景邁山做茶的都一樣,承受著這個不得不承受的代價,沒接受過2007年暴跌的洗禮,似乎稱不上一個合格的資深茶商。



景邁古樹單株鮮葉


2014年左右,景邁山開始出現“單株”這個名詞;2016年,干毛茶上漲至600元左右一公斤,單株則到1000元左右一公斤;2018年,古樹春茶干毛茶在800—1800元一公斤,單株則要貴許多。周子文說,某平臺發布的價格信息完全是胡說八道,“報道”景邁山的茶葉價格是3000多元一公斤,那你過來買嘛,我賣給你,(他們)都沒有來過景邁山,就亂說這里的價格。



2017年的行情和2018年的差不多。2019年,古樹春尾茶干毛茶是800元一公斤,古樹頭春干毛茶的價格在1000—1800元之間,具體看樹齡大小而定;而生態茶則比較低,在200—300元之間。


景邁山生態茶鮮葉



景邁山茶葉的性價比比較高,也在上漲,但漲幅不大,一年漲一點,周子文希望(景邁山茶葉價格)上漲的幅度與速度慢一點,太快了不行——茶葉畢竟屬于消費品,不希望像其他茶山一樣暴漲,那樣并不利于行業的長遠發展。

 

茶事,事關生活的起承轉合

現在,每到春茶季的時候,芒埂的茶農采摘鮮葉忙不過來,便會請外面惠民鎮的人們進來幫忙,一般是200元左右一天,如果是按采摘鮮葉的重量計算,那就是采摘一公斤鮮葉支付10—20元;惠民鎮上的人們會騎著摩托車過來,晚上再騎回去。


而過去,源于茶葉價格不高,芒埂人會隨著外界行情的變化,種植甘蔗、咖啡、桔子、橡膠,一切都是為了生活的維系。


2007年后到現在,景邁山的上門女婿比過去多得多,嫁進來的更多,這都是外界對景邁山茶葉的認可所帶來的積極變化。



景邁世家的七子龍珠


景邁山一直有古樹茶和臺地茶的概念,只是過去古樹茶反而沒有臺地茶的值錢。1992年,景邁山出現臺地茶,但很少,隨后的1995年、1996年、1997年一直到2001年,景邁山大規模種植臺地茶。而這些臺地茶,隨著景邁山生態茶的改造完成,現在也變成了生態茶。


周子文說,這里的茶園管理很簡單,一般是除草、修枝(將枯枝爛葉修建掉),因為現在景邁山茶園管理比較嚴格,不讓打農藥,而以前的臺地茶是要打農藥的,自臺地茶改造為生態茶后就不準打農藥了;古茶樹的管理就更簡單,不打農藥、不施肥;(給茶樹)翻土要看具體的情況,有些人家會去翻土,有些人家不去翻土,而今年(2018年)因為雨水多,都不怎么翻土。

周子文在和我們講述景邁故事


(景邁大寨)大平掌產區的一些古茶樹被矮化過,從根部砍掉,并且還用土掩埋起來,但最后,茶樹依然破土而發新芽,再次長成新的茶樹。對于矮化,也有特殊情況,比如20世紀70年代初,因為霜凍的原因,人們擔心茶樹會整棵死掉,所以砍掉上部、保留根部,這是迫不得已。


相比這份迫不得已,景邁人喝茶就自在多了,雖然現在功夫茶也在景邁山生根,但他們,尤其老一輩人更鐘情于煮茶喝,用銅壺煮水,水沸騰的時候,抓一把干毛茶進去;這樣的飲茶方式傳承至今。除此之外,竹筒茶在景邁山也有一定市場,我們在芒埂的時候,還有幸喝到了景邁世家特意做的竹筒茶,清甜甘冽,兼具細微的竹香。

景邁山烤茶


從事茶行業這么多年,周子文也被騙過,且次數不少,比如2007年就被一個他自認為關系不錯的朋友騙過,拿了茶卻沒有給錢,現在都找不到這個人,因為金額不低,所以記憶深刻,從那以后,他就謹慎多了。

刀玉


周子文與他的妻子刀玉是校友,周子文學的是企業管理,刀玉學的是企業會計,兩個人攜手,與山上志同道合的伙伴們一起,打造出了今天的景邁世家。雖然我始終沒有分清到底誰當家,但只要能分得清景邁山普洱茶,分得清景邁世家就可以了——出好茶,出原汁原味的景邁山好茶。 

文章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郵 箱: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
 

? 2005-2019 51普洱茶網版權所有
云南網警ICP備案 53011103402016號  滇ICP備12004999號 51普洱營業執照
運營中心地址:昆明官南大道188號云南康樂茶文化城16幢15號

ag成都在刺激战场